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三生三世,十里谋杀

我见到他时他正经历着约定中的第三辈子,他抱着一根黑色的骨头,在天桥上漫无目的徘徊。来来往往人群像马尼其拉的老鼠,长着同一张脸,穿着同一套衣服。他说他第一辈子死在一场提前预知的谋杀里,他的恋人拿着一把枪,亲手射穿他的头颅,洁白的血液溅进对方死一样黑的眼睛里,那儿头一次生长出叫不出名字的花。他流了满脸的血,呲牙咧嘴笑嘻嘻地凑过去,摘下花细细亲吻,然后从花瓣开始一点一点撕咬咀嚼,他每吃下一片萼瓣,恋人的肢体就少一部分,他直到把花悉数吞进腹中才安心合眼。第二辈子他在海上漂流了七年,其中三年用来做梦,剩下四年用来歌颂海洋。以年为单位的漫长祷告仪式结束后他纵身跃进海里,在海底的遗体堆中找到了七年前被他扔下的恋人,死者双眼紧闭神情安详,如同星期三午夜里偷饮圣泉的雀鸟。他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与一具冰冷尸首做完了世界上最欢乐的事,然后被海草拖拽着送进深渊的棺材。这一辈子他诞生于一场火灾,事情起源于一顿被精心设计过的烛光晚餐,两只白鲸脂肪制成的蜡烛将整座房子连同他的恋人一并烧了个干净。他在高温中抱紧了一根骨头,醒来就变成了他恋人的样子。骨头是腿骨,也是他恋人生前最让他着迷的地方。
我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是立刻投身下一辈子中还是继续用这副得之不易的好皮囊招摇撞骗。他只神秘地摇摇头说骨头会给他指明方向,并问我最近的河流在哪里,说是只有河沙才会接纳死于烈焰的灵魂。我给他指了路,但是仍打心底不相信这满口谎言的人的荒诞故事。毕竟他自以为每一辈子都成功地杀死了我且还能在无穷无尽的轮回里再将我毁尸灭迹千百次,却不知道他每一次愚蠢的死亡之后,都是由我将他的尸骨掩埋进坟墓。

评论(2)
热度(33)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