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Something.

1.昨天夜里梦见鹰眼gg,没有戴帽子,留长了堪堪到肩颈的卷发。他仅仅回首一望,我就明白了赵大傻子见到长发沈教授时的心情。除了“美人”二字再无法找别的词汇来描述。见之不忘,不可方物。

2.柯拉松先生实在过分温柔,也实在是op头号大傻瓜。如果他不上多弗的船,搞不好现在还在海军本部,和战国吃仙贝米果,偶尔乘军舰出航,路过一座白色城镇,救下一个患珀铅病的男孩,治好他。和他一起,在某片海域继续维持他的温柔的正义。
可惜没有如果。
米尼翁岛的雪下得无声无息,他这一觉即使不用果实能力,应该也能睡得很好。

3.私以为Baby-5跟我太过相像,除了她长得比我好看比我牛逼以外。我真喜欢这...

中国科技馆的巨大雕塑是今年第二件带给我深深震撼的美丽之物,第一件是化学选修三的封面。一双手托着一双手性同分异构体,那时我心里地动山摇,好像只嗅到一坛陈酿的芬芳,就已经一醉方休。
如今站在这座巨大的,以人作为脱氧核苷酸的DNA雕塑前,我感到同样的震感在我血液中激荡。那一双双握紧的手,是一对对碱基中的氢键,在强大作用力下紧紧连接,再没有什么能够将其分开。
这种激动我说不清楚。语言太苍白,学识太浅薄,在这样的美丽面前,我大概也只能体会到最粗略的一点。
然而即使如此,这两件物事,也让我几欲落泪。

“爱人万岁。”

我的厄运玛努艾拉•桑切兹

•部分地方化用自加西亚•马尔克斯《族长的秋天》
•瞎扯淡 不想睡觉的垃圾产物

一百五十九年前我头一次遭逢我的厄运玛努艾拉•桑切兹,从此便被爱情的魔力摄走了心魄。那时我恰巧处于命运深渊之中,同时经受着三十场源头天差地别本质却如出一辙的感情损伤,满心以为要在暗无天日中虚度余生。直到我的灾星玛努艾拉•桑切兹将她不祥的粉色光芒投射进我眼瞳中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爱情确实能够改变命运。
我从未预料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也能在荷尔蒙的魔法下获得诗人的口才和抑郁。我熟读各类恋爱宝典,牢记各路情话锦集,写下足以集结出版数量的诗篇赞美我的不幸玛努艾拉•桑切兹,赋予她人世间所有美好品德,无论她是否确实拥有。我把满腔无处发泄的...

分享Ashram的单曲《Elizabeth》: http://music.163.com/song/3882876/?userid=276296865 (来自@网易云音乐)

游鱼惊鸟

——由青阳影后、一中名媛、宣传部部长倾情命名

@桨声灯影 的旷世巨作。

一点四十二分,林坤对我诡异地笑。
那时候是中午,冬天。北回归线未逢夏至,太阳直射点在南半球辗转不前。南太平洋恰逢厄尔尼诺,干旱狂风洪涝席卷滔天。满城风雨过后是锋面过境。水涨。舟横。野渡。无人。
昆明准静止锋于东经九十九度徘徊不定的那天中午,林坤在对我笑。云层厚重,天气阴冷,但是没有下雨。林坤冲我笑得很灿烂。那是一种诡异的灿烂。仿佛他在背阴的床位上偷偷越过北纬三十二度,得了一种适宜的室内温度,有温暖气体自地下盘旋氤氲。一任南蛮妒。他冲我眨了眨眼,我觉得他会开口对我讲话,他要诡异地笑着说,——我身上贴了百二十个暖宝宝——又

大气一百零二千帕.

十月份的垃圾生贺,补个档。

一切的开始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茶话会,当下午三点整的钟声敲响到第五下时,苏为掩面哭泣起来。
我只听说过凌晨四点会教年轻姑娘陷进爱情带来的抑郁里,可没听说过十五点钟也有类似的传说。我说。
我很抱歉在您面前如此丢脸,他说,可是不幸的事情确确实实即将要发生了。
他说完这话十五响钟声也正好敲完,我一下便感到要呼出胸腔内的空气变得十分困难,肺里有一块石头沉甸甸坠下去,顺势引发一团无法描述的绝望感腾升而起,铺天盖地的氧气此刻就要把我溺毙,肺叶好像要被涨破。而苏为看起来却什么事也没有,我说不出来话,只能向他投去惊恐又疑惑的目光。
您不必担心,只是气压变高了,他解释道,现在是大气一百零二千帕...

后知后觉今天十一号,慢半拍地吹一波小张。
小张今天十八岁啦,到今天大概出道了快半年,再过上半年,就是总决赛,到时候小张就要捧回霸图第一座奖杯,也要摘下群英荟萃的第四赛季的最佳新人桂冠。
这个日后荣耀中最顶尖的牧师,如今已然成年,已然可以作为一个坚实的支柱,奶住前面一往无前的拳法家。
生日快乐我的小张,他真的是太好了,吹他一万年都不嫌多。

车祸现场。

我滴锐哥生日快乐!!!!在学校只能搞点简单滴生贺了qaq赶在尾巴发一下 超喜欢你55555

1234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