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今夜 请与我远走高飞。”
鲸鱼柔软的歌声如蚕丝般纠缠上来,把他包裹成一个密不透风的 茧。他这次清晰地看见了它,看见他深蓝的背脊,它雪白的肚腹,它高喷的水柱,它纯黑的眼。重若千钧,却像羽毛,从他头顶轻盈地掠过,留下一片来自海底的潮湿腥气。
不,不对,不该是这样。他脑中一片混乱,找不到方向。歌声不停地响。剪断了他最后紧绷冷静的神经。他伸手去抓鲸鱼尾鳍,可它却灵活地滑开。他将手边杯子扔掷过去,杯子撞在落地窗上,发出巨响,世界随之安静,一帘水幕层层铺开,地上一堆玻璃零散落着,映着窗外灯火,像被打碎的星辰。
他大口喘气,仰面躺在床上,眼神放空,突然又翻起身,拉开床头柜抽屉疯狂寻找起来。与此同时,消停不久的歌声又传了过来。
他回头,瞳孔放大,鲸鱼正浮在他窗外。城市被海水淹没,波光粼粼投射在他眼中,灯一盏盏熄灭,车水马龙被深海巨兽吞噬,天地间只剩下歌声。
于是他加快了翻找的速度,却始终找不到那白色的药瓶。在鲸鱼唱到第二遍“今夜请与我远走高飞”时,他停了下来,眼泪大颗大颗滚落,掉在手背上,烫得生疼。他像是被扼住喉咙,大张着嘴,发出意味不明的微小声音。
掉在床边的手机响起来,铃声微不可闻又震耳欲聋,荧幕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泛出幽幽的光。他的手摸到手机,机身的震颤顺着指尖爬上,重新复苏僵死的心脏。他隔着一层眼泪,本该什么也看不清,可来电人处“张老师”三个字却如被烙铁烙在了视网膜上。他舍不得移开视线,又没有力气去摁接听。他俯下身,把手机抵在左胸前,像是要藏起最后一点希望。
梗自《功成名就》•齐乐天

评论
热度(6)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