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维赛】互联[2016浙江高考卷]

  • 依旧小学生文笔 ooc bug多出天际

  • 0分作文 炒鸡流水账

  • 维鲁特死亡

  • 不介意的话谢谢阅读quq






从一开始,赛科尔就知道,他与维鲁特之间,只能活一个。

毕竟,他们两个都是被这一次互联仪式选中的人。

互联仪式原本只是黑市中的一类游戏,不知何时发展成全大陆性的盛宴。每年从四个国家分别选两名少年少女,用神力使他们意识身体联通。

他们互相能够看到对方的想法,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会受相同的伤害,除非一击毙命。

他们就像双生子,息息相关,却都想着致对方于死地。

 

赛科尔躺在床上,电视正直播着今晚的厮杀。窗外传来比赛场地里的欢呼雀跃声,赛科尔瞥一眼电视屏幕,转过头对床边坐着擦拭手枪的维鲁特道:“弗尔萨瑞斯比完了。”

维鲁特头也不抬:“我知道,我看到了。”

赛科尔知道他是指看到了自己的意识,索性不再开口,脑子里面想道,西国赢的是那个埃蒙,你看,我一开始就说他会赢。

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维鲁特的回应,我当时也没有反驳你。

赛科尔翻个身,盯着维鲁特,诶,明天就到我们了哦。

那又如何?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用不着。

你真无趣。赛科尔撇撇嘴,翻起身把维鲁特的枪抢走,手勾上他的脖子,照着嘴唇亲了下去。

维鲁特扣住他后脑,舌尖叩开牙关,一遍遍舔舐内壁,轻柔地回应他。

终于分开,维鲁特把枪从赛科尔手上抽回来,接着用绢布擦起来。

冷漠的人。赛科尔心中骂道,他又倒回床上,被子随便盖住身体,合上眼睛准备睡觉。

然后就听见维鲁特微微叹气,枪被放到一边。被子被规规整整地盖好,赛科尔嘴角扬了扬。

 

上场当天两人就不能再相见,可意识交流却没有停过。赛科尔喋喋不休一直到上场前半个小时,维鲁特才制止了他。

可以了。

嗯?

少说两句,一会儿就要上场了。

然后那边就再没了动静。那人大概是睡着了,赛科尔想。

既然睡着了,也就不用顾忌对方会看到自己的心思。

这场对决其实一点悬念都没有,维鲁特再强终究不过是个凡人,而自己凭着影之力,要打败他并非难事。

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有了维鲁特就不一样。

他不想让维鲁特死,他也不想再也见不到维鲁特。

 

那边再次有了回应时,工作人员已经打开门,请赛科尔上场了。

终于睡醒了?

嗯。

你都不紧张吗?

那边又没了声响。赛科尔走出门,穿过一长条过道,踏上了场地的草坪。

他半眯着眼看从对面过道里走出来的人,银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红瞳里似有什么复杂的情愫,隔得太远了,他看不清。

你又这样不理人。

别看我,专心比赛。

标志开始的钟被敲响的瞬间,赛科尔的身影就消失在场地里,几乎是同时,维鲁特猛地转身朝一个位置开了一枪。

子弹没有落空,撞击在一对于黑暗中延伸出来的长短刺上。

长短刺刺出的每一下维鲁特都能恰好闪避,而每一颗子弹也都无法击到赛科尔。

你还真是不留情面。

你也不必让着我。

维鲁特,我快要爱死你了,我不想让你死。

那边诡异地沉默下来,没有一丝动静。

你都从来没说过喜欢我啊,维鲁特。

依旧是一片死寂,赛科尔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像是两人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他完全无法感知到维鲁特。

下一秒,子弹从赛科尔肩膀处擦过,划出一道伤口,赛科尔手一歪,长短刺从维鲁特的胸口一穿而过。

在全场沸腾起来的欢呼声中,赛科尔脑子完全空白,他恍惚间看见维鲁特嘴角微微扬起,又仿佛是错觉。

他浑浑噩噩地被工作人员簇拥着走出场地,带着去清洗,装扮,参加庆祝比赛结束的宴席。等独自回到他们之前的房间,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

他躺在床上,从腰间原本放匕首的地方摸出一把血迹斑斑的银色手枪。

他颤抖着手去轻抚它,不知碰到了什么机关,手枪上打开一个暗格,里面是一封折叠好的信。

 

我的赛科尔:

思索很久,还是决定写这封信,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看到。

我其实并不是个凡人,我有神力,是精神阻隔。这种力量太无用,所以我从小就更注重体能训练,没练习过使用神力。但这种力量用在这次比赛上刚刚好。

大概从没和你说过,我很爱你,我不想让你死。

这个决定或许很自私,但是很抱歉,原谅我先走一步。

维鲁特.

 

在厚重窗帘间漏进的几丝光线中,赛科尔的眼泪突然就流了满面,无法停止。


END.

评论(6)
热度(29)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