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维赛】八年不曾痒1

  • 老夫老妻梗啊 两个好了八年的男人日常依旧虐狗

  •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咸鱼一时兴起产物 不知道会不会有2

  • 能接受的话大恩不言谢quq




随着人潮挤出地铁,拐进超市买好了菜,天将将转暗,维鲁特跨进了家门。

厨房里锅碗瓢盆碰撞声不绝,饭菜香气逐渐弥漫开来。窗外终于一片漆黑时,门被哐啷一下推开,又被重重砸上。然后就听见鞋子甩掉皮包丢掉人落在沙发上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维鲁特叹一口气,抬着最后一盘菜走出厨房。

沙发上的人听到他出来的动静一挺身跳起来,盘着腿坐直,唇边尖尖的小虎牙露出一点冲他笑:“维鲁特——”

“洗手吃饭。”维鲁特不理他,径自把菜放好,折回厨房去关灯,一转身就被人扑了个满怀。

维鲁特有些无奈,但还是揉揉他的头发,就这么搂着他移到了饭桌边。

 

这人是赛科尔,维鲁特相识十一年,相恋八年的恋人。

 

两人于高中相识,明明性子一冷一热南辕北辙,却出人意料地成了至交好友。三年日积月累中有不知名的情愫暗自滋长,但都压抑着不敢说出口。直到高考后,因为一次意外才互通了心意。

此后便是读大学,实习,工作。中途也曾有过摩擦,但终究是捱了过去。如今维鲁特做了医生,赛科尔当了警察,生活步入正轨已久,一切都安定的很。

 

维鲁特把碗放下,站起身走到在赖在椅子上装死的赛科尔身边,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一下,然后出声道:“去洗碗。”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漠。”赛科尔把缩在椅子上的脚放下来,在地上到处摸索着找拖鞋。

“那以后你来做饭?”维鲁特把拖鞋踢给他,绕到沙发上坐下,拿起一串提子边剥边一脸冷漠地答话。

赛科尔顿时萎了,耷拉着脑袋走进厨房,哗哗的水声响起,紧接着就是碗盘的噼里啪啦声。维鲁特视线没离开提子,唇角微微弯了弯。

这样的无脑的斗嘴几乎每天都有,赛科尔乐此不疲,维鲁特自然也奉陪。

 

赛科尔三下五除二把碗洗完,乒乒乓乓全部丢进碗柜,也不顾手上还湿淋淋的,直接冲到沙发背后搂住维鲁特的脖颈。

维鲁特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撞了一下,却习以为常,手上处变不惊地剥完提子,然后才扯了纸巾擦干净手,转过头亲了搭在自己肩上的脑袋一口。

赛科尔笑起来,头发蹭在维鲁特脸上,有点痒。

他又亲了亲赛科尔,声音柔了不少:“走吧,你不是吵着要吃那家的蛋挞吗?”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买给我!爱死你了维鲁特!等等我先换套衣服。”赛科尔愉悦地用脸蹭蹭维鲁特,然后几步跑进卧室,风驰电掣地换好衣服,又跑到门口换鞋,眼睛亮亮地看着维鲁特。

这人怎么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维鲁特心觉好笑,走到衣架旁拿起外衣穿上,低头看着赛科尔蹲下身子系鞋带,眸子里满是柔情。

TBC.

评论(6)
热度(22)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