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我的生活真是一场进行中的滑坡矿难.

至今,我人生的滑坡矿难已经进行了十七年。这场灾难在一个冬日礼拜天的午睡时刻拉开了帷幕,自此澎湃汹涌、一泻千里。回头看,过往年月早已是一片废墟,满目疮痍。所以在这个灾星临世之夜,我终于明白,原来我的人生自从开始以来,直到现在正流逝的每一分一秒,都充满了不祥的气息。

河流赐予我生命,抚育我成长。我在水波温柔中沉眠,堕入甜美假象虚构的永无岛,自以为生活得幸福快乐,其实早已失去了前进的能力。所谓的一帆风顺,不过是被水流裹挟着无目的地向前而已。河流每日冲刷我,浸润我的毛孔,流进我的血管。直到我终于醒觉,红细胞已经丧失殆尽,动静脉中流淌的全是河水。河流将我变成了另一条河流,并不在乎我是否愿意。我是如此浅薄,从来以为河流只是温和平顺的,竟看不见水底暗潮翻涌。当洪流将我卷入,让我在暗礁上撞得头破血流时,我还是执迷不悟,不明白我一切的不幸早已在十七年前的礼拜天就已经注定。我无路可逃,我也无法扭转,只好随着洪流翻滚。

我很少见到山脉。幻境年代的记忆已经起了一层纱雾,山脉在其中朦朦胧胧,时隐时现,教我心向神往。我曾一度渴求登上山脉,体会脚踏实地之感。直到今夜灾星落下之前,我都还天真地试图将这份渴望转变成现实。然而当矿难再一次将我掩埋时,我知道我任何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因为如果一座山脉并不是普通的山脉,而是一座处在活跃期的火山的话,你将永远不能登上山顶,也永远无法和这座山脉建立情感联系。何况没有人教过我该如何攀登一座山脉,用错误的方法攀登只有唯一一个用处,就是耗尽我为数不多的勇气。

综上所述,卑劣、不堪、丑恶的灵魂在我体内成形了,我变成一个如此人格不健全的人,以至于无法在太阳底下生存。阳光以其温暖无私之光芒照向我,却只能照出一团腐朽肮脏的内在,照出一具十七年前就该入土为安的尸体。我不配得到任何光明,因为无论是否出于我的意愿,我血管中的河流、我腐烂流脓的魂魄,必然将使我辜负这份光明。 我视太阳重过一切,我期盼阳光如同期盼我自己的死亡,然而我的每一个太阳都在远离我,我即使心如刀割,也知道我没有权利反驳,这是唯一且必然的结局。 我生来即是戴罪之身。我只该活在十八层地狱。我的任何行为,除了加剧这场永不停息的滑坡矿难以外,将没有其他的任何作用。

我热爱太阳,但我不配拥抱他。我憎恨河流与山脉,我也无法逃脱他。这场滑坡矿难即将流过第十八年,我还是天底下最大的恶鬼。


•标题化用自《春天发生学的七种形式》


评论
热度(11)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