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我的厄运玛努艾拉•桑切兹

•部分地方化用自加西亚•马尔克斯《族长的秋天》
•瞎扯淡 不想睡觉的垃圾产物

一百五十九年前我头一次遭逢我的厄运玛努艾拉•桑切兹,从此便被爱情的魔力摄走了心魄。那时我恰巧处于命运深渊之中,同时经受着三十场源头天差地别本质却如出一辙的感情损伤,满心以为要在暗无天日中虚度余生。直到我的灾星玛努艾拉•桑切兹将她不祥的粉色光芒投射进我眼瞳中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爱情确实能够改变命运。
我从未预料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也能在荷尔蒙的魔法下获得诗人的口才和抑郁。我熟读各类恋爱宝典,牢记各路情话锦集,写下足以集结出版数量的诗篇赞美我的不幸玛努艾拉•桑切兹,赋予她人世间所有美好品德,无论她是否确实拥有。我把满腔无处发泄的情感统统掰碎,揉捏进那些狗屁不通的诗句之间,洋洋洒洒便能写满十张香水信纸。这类速成情诗曾在全城年轻人中风靡一时,甚至有人谱上曲使之成为黄金年代的流行歌。可纵然如此,我的患难玛努艾拉•桑切兹却连这些诗歌的一个字都没有听过。
这件事是我有意为之,因为在爱情游戏中我尚且是个新手,而我的不祥玛努艾拉•桑切兹显然游刃有余,倘若现在就和她正面交锋我一定会输得一败涂地。我曾在黑夜的絮语里听说过她不为人知的神秘过往,从而晓得她在玩弄情感方面自幼便天赋异禀。她用她的魅力作为武器,成为全镇炙手可热的社交明星,且在自己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天真又茫然的征服了一票信徒——我是最虔诚的一个,也是最懦弱的一个。
我在想象世界里同我的祸水玛努艾拉•桑切兹做完了世上所有恋人该做的事,现实中却连和她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八十二年来我藏身黑暗之间,冷眼旁观她的生命历程,只有在神圣的午睡时刻才敢亲吻她的秀发。她从不认得我,却熟知自己金色发尾上准时准点的口红印,并将其视为一种荣耀。她甚至会为我提前挑选当天的口红颜色放在床头,再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微笑入睡。这个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甜美秘密在度过了一百零二载漫长岁月后终于变得让她羞于示人起来,在短暂的美梦年代里,这已然成为她耻辱柱上无足轻重的一笔。
没人料到那个平凡无奇的十二月十二日会被历史铭记,因为一天之前全镇最有名气的女巫在一场没有赢家的纸牌游戏中看到了灾兆,出于对我诗歌的欣赏,她毫不吝啬将这个定会引起社交界风云突变的情报分享给我——我的噩梦玛努艾拉•桑切兹明天将会接受一场打着婚姻名号的死亡邀请,从此与一个不知道姓甚名谁的人共同步入坟墓。我在郑重感谢女巫的慈善心肠之后点了两百杯杜松子酒,令糜烂的乙醇代替灵魂主导身体,每一个擅长逃避现实的人都知晓这是最佳方案。挣脱长达二十四小时的宿醉之后我来到我的困境玛努艾拉•桑切兹的面前,对她说出我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晚上好,小姐,我说,请您与我恋爱。
二十一点四十四分一颗星星升起了,这是一段爱情开始的标志。我的苦痛玛努艾拉•桑切兹不愧于她最佳恋人的称号,将我的美梦年代装点到叫我信以为真。她以女人的直觉带我穿越整座城镇,在我从未踏足过的混乱集市里为婚房挑选物品。她买下九大卷不同颜色的中国丝绸,这些原本将用于婚房各处的高级布料因为两年后那场命中注定的飞来横祸而被堆积在库房,连同两年间的美好回忆一同落满灰尘,多年以后才被我重新翻找出来,用于编织自我安慰的巨大茧蛹,以便为不知何时会到来的宣判时刻做好丧命的万全准备。
冷战年代开始的那天夜晚,我被确诊为爱情霍乱,这病已经流行了几百年,凡是陷入爱情的人都会发作。因为对身体影响不大,所以至今都没有解决疗法,相反,人们都把身上的红疹视作情种的勋章。我的疹子以令人欣喜的速度一天多过一天,我的囚牢玛努艾拉•桑切兹的肌肤却一如既往莹润光滑。她没有得病。她对我没有爱情。我用五年时间才明白这显而易见的事实,又用一月光阴向她自取其辱地求证答案正确性,她完美发挥了她的天赋,用最委婉又最直接的手段摧毁掉我人生中所有来日可期。
接下来三十六年我将自己层层包裹,塑造时间倒回美梦年代的虚幻假象,溺毙于我的悲哀玛努艾拉•桑切兹曾赠予我怦然心动的九个吻的往事之中。而她自己摇身变回单身状态,重又成为全镇男子梦寐以求的晚宴伴侣。过分高估自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陋习,它让我以为能够接受这段畸形的恋爱关系。可没想到一个星星动摇的夜晚我还是莫名其妙落下泪来,这眼泪让我的仇恨玛努艾拉•桑切兹无法安然入眠,于是她向我坦诚了一个沉寂三十六年的秘辛——她从小就对爱情霍乱免疫。
没人知道她这话是真是假。没人知道她是否对我有过爱情,我在思考七年之后依然没有答案,疹子却已多过历史上任何一则病例。主治医生以他毕生经验担保,如果我再不脱离愚蠢的恋爱心理的话,我将成为第一个死于爱情霍乱的人。我把这话原封不动传达给我的毒药玛努艾拉•桑切兹,透支了此生所有的勇气才敢站在她面前接受审判。于是二十三点零七分那颗摇摇欲坠了五十九年的星星终于坠落,我对她说出我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
再见,小姐,我说,祝您一切都好。
自此以后,玛努艾拉•桑切兹成为我一生的厄运。

评论
热度(29)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