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我与数学.

倘若麦茜•麦缇珂小姐要杀我,我也毫没办法。八百年来我一直被她的迷人魅力教训得服服帖帖,早就自发自愿把整个灵魂交给她,想要做她最忠诚的骑士。早些年我也确实做到了,那可称作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光。但至于如今,期望她的裙袂与我脸颊的一次摩擦都是痴心妄想。

“麦蒂,让我们往四百年前看。那时候你我都还是小孩子,有玻璃样透明的思想和玻璃样脆弱的情感。我们像每一对普通恋人一样整日黏在一起,我伸出手就能触碰到你,低下头颈就能亲吻到你。我对你心思变动的掌握就像水手熟悉海流的变向,你那个时候是这么的柔软又天真,像朵三月的娇花,就连偶尔的任性乖张也是值得品味的辅料。世间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在我们之间造成阻碍了。”

如今麦缇珂小姐情人众多,少我一个毫无影响,何况我并不算是个讨人喜欢的恋人。我猜想若不是我们有之前四百年的恋爱经历做支撑,恐怕在下一次例行约会之前我就要死在她的一场精密谋杀之中。这是确切将会发生的,麦缇珂小姐的部分品质我还能准确记得,不得她芳心者她就冷酷无情对待,这也是她迷人地方之一。

“麦缇珂,你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死亡,而我没有。于是你长成大姑娘了,我却还保有着孩童的天性躲避在童话世界里醉生梦死。你学会了每个女人都拥有的两项技能——化妆和打扮,我就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看明白你心底的一切东西。你在成熟的细腻心思驱使下,讲起了环环绕绕又遮遮掩掩的话,叫我难以听懂,没法探寻你真正意图。我已经不再了解你了。可我这人肉体是由懒惰做成的,神赠予我的唯一一件礼物就是优于常人的逃避能力,因此我闭上眼睛假装分歧不存在。这方法一开始确实有效,但裂隙日渐发育扩大,最终长成深渊时,我们就没有退路了。你总共把我推下悬崖三次,有两次我侥幸挂住枯藤或突出的尖石,剩下一次切切实实摔断了筋骨,也将我对你的炽热情感摔成了复杂的几部分。”

我的第一次死亡由麦缇珂小姐亲手造成,这也是为什么我敬畏她。长时间以来我不敢直视她的面庞,坠落的恐惧一直积蓄在我的肌肉里,把自信和勇气腐蚀的酥软。我对她的爱意被封存在了千年冰雪之下,就算三千个女孩子同时流下真诚的热泪这样的奇迹发生也没法化开。

“麦茜,此刻我从深渊底部呼唤你的名字,是祈盼能够唤起一星半点你对旧日时光的留恋,以此支撑我向上攀登。我在这黑暗之中进行了漫长的思考,为此腐朽到仅剩具白骨也毫不介意。我想我作为我,决不会想要你同别人一样来参加我的葬礼,毕竟八百年来我们计划的一直都是别人祝福我们共同步入死亡,连棺材和墓地买好的都是双人份。就算出于这个钱,我也要出去,而不是在这做一具无名尸首。于是我向上爬。”

可是爱情有时候的确在奇迹之上。当麦缇珂小姐用她的双唇赠予我一个玫瑰花般的吻时,那块坚冰早成了一汪春水。我重新获得了青年人恋爱时的热情,每找到一缕她留下的气息就欢呼雀跃,遇见一朵她碰过的鲜花便吟诵赞歌。就目前而言,我还不算拥有她,只好翻越群山万壑来追寻她的足迹。但恋爱这回事妙就妙在这里,我是心甘情愿,并且坚信总有天我会找到她。

“麦蒂,当我爬到崖边,发现你在等待时,我知道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就是我了。尽管你除了一个吻只留给了我一个背影,但我们尚且还有时光可浪费。麦蒂,你等着吧,两百年,四百年,大不了再过一个八百年,前路坦荡又光明,而我正在追逐你。我会追上你,我们也会有明天。”

我会追上她,我们也会有明天。

评论
热度(18)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