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众多集会的其中一场·上

本周的集会地点定在了克拉尔斯城南的花海,请柬是用粉红色的绸带捆扎起来,还喷洒上了最老的妓女也不会用的劣质香水,这是古老的惯例——尽管早在二十八年前就因为所有人的嗤之以鼻而被废除,可我这次仍然坚持选用这种风格,因为这一次的集会注定会是最不寻常的一次。

人都到齐时天已经全部黑透,布鲁特兄弟照样又是最晚到的。他们是一对如此讨人喜欢的双胞胎,以至于没有人忍心责怪他们,按规则没收属于他们的那把枪。也正出于此,在日后我们统统被推上审判台时,他们却因全体市民的人格担保得以逍遥法外。他们一人一只胳膊勾住我的肩背,口中呵出混了甘蔗烧酒的芳香咖啡味,嘿,瑞普,我们搞来了点好东西。

他们带来的两桶汽油很快就被众人瓜分殆尽,我学着他们用同样低哑的水兵交谈的方式回复,你们真是两个恶魔,不给人留条活路。双胞胎中小一点的那个说,那我们也肯定是地狱里最英俊的恶魔了。我们三人同时挤眉弄眼地笑起来,好像是听见了人生中最好笑的一个笑话。

每个人手上都握住了枪。于是我清清嗓子,安静,诸位,我们今天有位新伙伴。

布鲁特兄弟作为为数不多几个知情人之二自觉负起了引路人的职责,他们一左一右将那个藏在摆放枪支的木箱后面的人架了出来,令他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光之下。这立刻使他的身份变成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秘密——小报记者塞壬斯。

这已经是这位小伙子第三次参加我们的集会了。我想大家前几次一定是兴奋过头了,才没有发现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布鲁特开口。

他是如此的想加入我们却开不了口,只能用他精妙的文字和一些见不得人的现代工具把我们前两次集会的盛况如实记录了下来,并联系了之前的每一位花圃主人,企图凭此来要挟我们双方以获取克拉尔斯头号记者的头衔——多么精明的人!另一个也接道。

塞壬斯的脸惨白又没有血色,就像从未见过阳光的麻风病人,他用野鬼一般小而尖细的嗓音试图辩解,不,我绝对、绝对没有用过摄像机!我以主的名义起誓,我仅仅是路过而已!

没有人相信他,毕竟记者永远是世界上最会颠倒是非的动物。我在众人的讥笑声里靠近他,亲切的用手枪拍击他的脸,在场的各位都是撒旦的忠实信徒,你最好还是让你的誓言跟你的主一道见鬼去。来吧宝贝,把那个带镜头的玩意儿交给我,我可以拿我手上这块美丽的金属来跟你交换。

他神情惊恐,把摄像机又往怀里藏。年纪稍长的布鲁特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他掰开文字工作者细弱的手腕,轻而易举将机器握在手掌上玩弄。塞壬斯在失去摄像机的一瞬间就表现的像一条失去了水的鱼,他拼命挣扎喘气,但仍被徒劳的压制下去,只能眼睁睁看着布鲁特抽出储存卡折成两半。

我挂上一个和善的微笑,蹲下来把脸凑到他跟前,同时也把手上的枪塞进他无力的手里。拿着,伙计。我说,今天晚上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你也不会整天挂念着你那个什么狗屁的主了。

我重又站起身,向翘首以待的人群庄严宣布,诸位,庆典开始了。


评论
热度(14)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