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苔原.

全职/op/sot/原耽
废物英写一个,字真的丑。
lof用来堆堆垃圾。
over.

我爱上了露西娅。
十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她,只凭一个背影我就知道她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梦醒后我立刻抓起笔,试图用我匮乏的文字堆砌出她沁人心脾的美丽。很快我便发现这不可能完成。我可以写她有棕色卷曲的长发,却不能写出那发丝上焦糖色的光泽究竟如何耀眼甜蜜。我可以写她有洁白莹润的皮肤,却不能写出那薄薄面皮究竟如何吹弹可破。我可以写她有纤细曼妙的身姿,却不能写出那腰肢与鸟羽相比究竟要柔软上几分。
这使我苦恼万分,同时也成为了我自此以后十三年的灵感源泉。我把自己关进不见天日的阁楼,翻阅历史上所有的诗集企盼能找到能配得上她美貌的词汇。我把胸腔里的爱意统统倾倒出来,酿成掺有金粉的紫色墨水,像陷入热恋的年轻人一般用鹅毛笔写下一封封腻人的情书。同时我尽量延长睡眠时间,全身心耽溺于睡梦之中,奢望在某个幻境里能够与她再次邂逅。我花费六年时间为她补全了一个童话般的过去,又用剩下七年给她搭建了一个彩虹般的未来。
遗憾的是即使我翻烂了最后一本诗集,写出的情话已经集结出版成畅销书,也历经了每一个光怪陆离的迷幻世界,我都没有再见过她一面。可她十三年前那个背影仍然清晰无比,如同被烙铁印在视网膜上,一旦闭上眼,和她初遇时的情景又要重新上演。那时百花盛开,鸟雀齐鸣,她着一身粉红色衣裙,头戴玫瑰花冠,面向初升朝阳。她就要转过头,可太阳光芒突然盛大起来,一切都消失在这炫目白光里。
我最终走出阁楼,在编辑的胁迫下开始环球签售。安排行程时我有意将臆想中她的故乡放在了最后一站,尽管为此需要绕许多路也无所谓。我怀着一种隐秘而不可言说的希冀参加每一场签售,礼貌收下疯狂人群扔上台的玫瑰花,再在深夜无人时一朵一朵编成花冠。签售开到最后一场,花冠也还差一朵花就能编好。这场签售我应付得心不在焉,只把目光停留在有棕色卷发的年轻姑娘身上,她们大多容颜姣好风情万种,可我就是知道她们不是我的露西娅。
露西娅出现在签售结束前第十三分钟,此时花冠上的玫瑰已经呈现出衰败的征兆,我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只能机械地重复着故作夸张的签名动作。她把书并一枝玫瑰递给我,我抬头只看她一眼就要昏过去——她比我想中的还要美丽。我接过玫瑰,飞快将花冠编好又拿给她,示意她戴上,然后埋头在扉页仔细写下“给露西娅”几个字和一句热切又不失礼节的祝福语。她双手接过书,盯着未干的墨水字迹看了几秒,对我露出一个比蜜糖还甜的笑,把我心智都迷走,心甘情愿做她裙下的俘虏。我正思索如何挽留她才算合情合理,就听见她用百灵似的声音说道:
“谢谢您,小姐,可是我的名字叫卡莉法呀。”

评论
热度(32)
©热带苔原. | Powered by LOFTER